《影》:经过16年的思考,张艺谋终于刺出了这一剑

 2002年的时候,我正在电影杂志当编辑,那一年最让大家兴奋的一部电影是《英雄》,连着做了好几个月的分析、猜想,那时候国产电影也没有现在多,电影市场几乎像一张白纸,除了好莱坞大片之外,大家没见过国产大片。然后《英雄》上映的时候,我就记得另一位编辑说了一句“从此后,连英雄牌钢笔都不要再跟我提了”。然后又经历了《无极》、《十面埋伏》等等,然后各种新导演冒出来。当年的票房冠军《英雄》是2.5亿,如今的票房冠军是56.8亿的《战狼2》。16年后,张艺谋的作品不再像过去那样万众期待,算是一部被正常期待的大片吧。很显然《影》不是那种和时下观众离得很近的电影,不会像“药神”那样击中时代的痛点,也不会像麻花的喜剧那样逗笑很多人。在许多宣传和口碑的声音中,《影》依然是一部看上去十分模糊的电影,它到底说的什么?到底是什么类型?古装?动作?文艺?商业?张艺谋为什么要去买来《影子武士》的剧本改编成《影》?我觉得《影》是一部完成度较高的作品,人物其实就那几个,故事也十分集中,场景也不多,朝堂、密室、境州关口,不多的场景转移中,不同角色怀揣着各自的阴谋、目的逐渐成形。《影》的美术是淡去了许多颜色的,大景接近水墨质地,内景接近黑白用色,虽不是黑白片,但整体色调冷而压抑,与之相比,人内心对权力的欲望、对谋略的运用简直是五彩斑斓、浓烈至极。在太极图上练如何破解杨苍的刀法的场面,竹棍滑过雨水的画面,令我想起《英雄》里滴在李连杰和甄子丹对打的画面,《影》和《英雄》在内核上有一定的连接,都是关于选择的故事。《英雄》里的刺客在能刺杀大王时,选择为了天下放弃。《影》中的影子,在经历了秘密培训、茫然不知自己是谁,替真身当诱饵九死一生之后,发现自己仍然没有活路可言,终于选择杀死真身,由自己来接管天下,唯一的代价不过是要永远假扮真身。有朋友说,这是相隔16年的一剑。《影》是一个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的故事,所以故事中的每个人都像棋子,而不像人,每个人几乎都是身不由己地斡旋辗转在权谋中战战兢兢,真心难以捉摸,真假难以分辨。我发现这段时间以来,“真假”成为我国电影作品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命题。《我不是药神》关于真药假药的故事,《李茶的姑妈》关于真姑妈假姑妈的闹剧,《无双》关于真钱假钱和罪犯身份的双重真假案件,《影》是关于都督身份真假的一场宫廷斗争,包括去年陈凯歌的《妖猫传》其实也是追寻世人皆知的历史背后的真相……也许,真和假是我们这个国度这个时代最终极的天问,以至于这么多的导演不约而同围绕这个主题在撰写自己心目中的真假定义。16年前,张艺谋让刺客放下手中剑。16年后,张艺谋让一个没有身份的影子刺出了那一剑。我不认为张艺谋真的相信这个结局,他也许只是讲述一种可能性。这中间,有多少人的沧海桑田呢? 

(责任编辑:锤子网)

锤子网

  • 锤子网
    科技如此有趣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